快捷搜索:

刘清泉:画鱼


我熟识鱼是从画鱼开始的。我的导师是我哥哥。


大年夜约五岁的时刻,我开始应用铅笔。心中的激动自然难以言表,以是就在纸上胡乱地涂划曲折折曲的线条,并且自以为是,乐此不疲。但父亲却把表扬更多地给了哥哥。


那时哥哥已快高小卒业了,肩膀上斜背书包的样子很神气,很让我爱慕以致妒忌。吃过晚饭,饭桌就成了他的书桌,他老是很强横地把我赶下去,而且堂而皇之:“我要写功课。”这时我便掉宠了,父亲多数会将我提溜下来,打断我对线条的快乐追求。也难怪,哥哥作业很好,字也写得漂亮,最让我惊讶的是,他把写出的那些字读给父亲听,每每能博得父亲的赞美。而我指着我的线条对父亲说这便是我家门前的小溪时,父亲却摆出一副嗤之以鼻的样子容貌。我不服气,就久有存心打搅哥哥。有一天,他烦了,又不想把工作弄到弗成料理的地步,就极应付地教我画鱼。从此我熟识了鱼,从此也不再去打搅他。


鱼是一笔画成的。从尾巴开始,沿弧线向前,在鱼嘴迁移改变向后,然后一竖,便是尾巴。鱼头一律朝左,我哥便是这样教的。过了一段光阴,哥哥又教我在鱼身上画瓦片状的鱼鳞,鱼尾则由两根交叉的线构成。鱼在我的笔下垂垂活了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